相关评论
  无标题文档
 
 
 
 
 
 
 
 
 
 
 
 

陈承齐的艺术历程
易英

    陈承齐的艺术创作一直是在现实主义的轨道上发展的。从 80 年代初至今,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美术界的变化也与这个巨变的时代同步,由传统的现实主义发展到今天的多元结构。但现实主义作为当初一种精神和风格,直到今天仍然作为一种精神和观念,就像历史的长河一样不息地流淌。陈承齐的艺术就一直置身于这条长河之中。他始终坚持自己的创作方法和艺术理想,用自己的眼光来审视历史,表现历史;用自身的经验来体验现实,反映现实。现实主义就像一种信念,支撑着他的艺术,也支撑着他的人生。

    陈承齐的绘画不论是历史题材还是现实题材,都有一种深沉的历史感。他用自己的方式来诠释历史,也同样以自己的经验来关照现实。在历史与现实的题材之间,我们还是可以看出两者的区别,这种区别也可以视为他的现实主义风格的演变和发展。陈承齐在历史题材的表现上是一种文学阐释的结构。他力求从历史的本质出发来揭示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因此他不是简单地记录或再现历史,而是将历史事件置于他的戏剧性框架之中,来展示两种力量的冲突及其命运。戏剧性的绘画中有两方面的含义:其一是情节性和叙事结构,选择实践发展过程中具有典型意义的瞬间,暗示出事件的前因后果;其二是表现同一事件中矛盾双方的

    紧张冲突。一般来说,后者比前者更具有文学特征。历史画在传统上就与文学密切相关,但画家在一个事件的瞬间同时展开视觉的空间。绘画中的文学性语言在本质上又不同于文学,它是对事件的视觉把握,在一个凝固的瞬间表现事件的本质和过程。应该说,戏剧性的两个方面在陈承齐的创作中都有所体现,但具体到每一幅画上又各有侧重。如在《胜利》中,胜利的八路军战士与战败的日本军官之间有一种情节性的暗示,即通过构图和造型等绘画性语言暗示了画面没有出现过的全过程,从两者的关系中揭示出事件发展的必然逻辑。而《解放石家庄》则淡化了文学性情节,更像历史事件的记录,突出了敌对双方的现场的戏剧性冲突。两幅画的共同特征,是着重表现了冲突的结果,也就是艺术家通过他的艺术语言表达了自己对历史的总结。当然,陈承齐的这种叙事性和戏剧性的历史画结构,也是以坚实的造型能力为基础的。真实地再现现实的能力也是复原历史场景的基础。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可能表达艺术家对历史本质的判断。

    在由历史画转向现实题材的创作中,陈承齐首先是把他的历史画观念与乡土现实主义结合起来,即把历史画的主题性暗示与联想灌注到风俗画之中,使风俗画超出一般的乡土场景再现,赋予作品更深的文化含义。如作品《渊源》塑造了一个优美而健康的农村妇女形象。这个形象具有象征的意义:他既是大地的母亲,也是民族文化的母亲。画家在这个形象中歌颂了人性美好的一面,从象征意义上说也是宏扬了民族文化的主体。这与他在历史画中追求正义的表现是一致的,反映出中国传统的现实主义艺术对他的影响。

    在其他的乡土风俗画中,陈承齐逐渐淡化了文学色彩,开始如实地表现现实场景。也就是说,他在这些场景中实际上是表现他自己对乡土生活的真实体验。为了追求这种真实感,他在风格上也有一些变化;历史画中那种熟练的画室技术逐渐转变为泥土味的手法,笔触艰涩而略带稚拙,色彩凝重而简单,构图偏重于形象的特写,仿佛要把观众直接带人农村生活之中。这种变化,不是他对形式的刻意追求,而是他找到了一种朴实的语言来真实地反映自己对乡土文化的朴实感觉。

    陈承齐的艺术是中国现实主义艺术的一面镜子,他随时代的发展而变化。这种变化,首先是把艺术家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对现实变化的感受真实地反映出来。陈承齐忠实于他的艺术理想,也忠实于他的人生信念。因此,无论中国的当代艺术在风格上呈现出多么丰富的局面,现实主义精神总是一个精神支柱,使人们勇敢地面对现实,客观地分析现实,真实地表现现实。陈承齐的艺术就是对这种精神的反映。

       
无标题文档

本站作品为陈承齐个人作品展示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 冀ICP备09045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