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评论
  无标题文档
 
 
 
 
 
 
 
 
 
 
 
 

人民战争的纪念碑

——赏析陈承齐的革命历史画新作《战斗在太行山上》
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东方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李维世

    石家庄市美协主席、石家庄市画院院长陈承齐在 20 多年的美术创作中,始终坚定不移地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弘扬主旋律,表现真善美、鞭挞假丑恶,在革命历史画的创作上取得了丰硕的成绩。他的作品已十多次获得河北省美展一等奖,三次特等奖,四次全国奖,连续参加五届全国美术展览。并应邀到巴黎、纽约参加国际性重要展览,曾获法国政府最高奖。现在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家一级美术师。

    众所周知, 80 年代,西方现代艺术思潮曾猛烈地冲击中国画坛,各种流派、主文、观点层出不穷,社会上出现了现实主义“过时论''、现实主义“陈旧论”,有人甚至恶毒攻击现实主义,但陈承齐始终坚信:艺术决不是“自我表现”,也不是“绝对自由”的玩闹和挣钱的工具,艺术家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贴近社会,贴近生活,贴近人民,反映生活的本质和主流,做先进文化的创造者和传播者:让艺术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类的文明进步服务。在强烈的自觉的社会责任感的驱使下.他创作了 10 多幅反映重大题材的革命历史画。这些革命历史画像一座座高大厚实的纪念碑,竖立在画坛,并引起人们的关注和赞赏。

    最近,他又推出了他的巨幅革命历史画新作《战斗在太行山上》 (220 × 300cm ) ,这是他抗日战争系列画中的又一幅重量级的作品。非常值得认真研究和评价。

    这幅画由二大部分组成。下部,色彩深沉,朦胧可见,恰如其分地表现了日本侵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惨不忍睹;上面部分,色彩明亮,光影突出,对比强烈,充分表现了抗日军民的胜利和真情。这二部分有机地交织在一起,相互穿插渗透,构成了惊心动魄的历史画面,既宣告了日本鬼子的失败,灭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威风,又弘扬了中华民族的势不可挡及英雄气概。这二部分互为因果关系:没有日本鬼子的烧杀抢劫,就没有中国人民的愤怒与反抗;中国人民是不可欺压的民族,中国人民的胜利是对日本军国主义的胜利,日本帝国主义的失败是自取灭亡,是历史的必然。

    现在,在日本,还有极少数顽固的军国主义分子,他们歪曲和篡改抗日战争的历史事实,不承认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反而朝拜供奉甲级战犯的“敬国神社”,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他们妄图死灾复燃,亡我之心不死。面对这个历史背景,陈承齐创作了这幅大画,他以血淋淋的形象和事实,无情地揭露了日本侵略者对太行山区灭绝人性的“扫荡”,他们实行“三光”政策,制造了无数惨不忍睹的惨案,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请看画面下部:手无寸铁的百姓被活活杀害,横七竖八的尸体堆放在水沟里。被杀害的人中不仅有壮年男子,还有不少儿童和妇女,有的被砍去了头,有的被五花大梆,遍体血痕,有的被活活吊起……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挣扎着柱着棍子,年幼的孙女艰难地扶着奶奶,在尸体堆中搜寻被杀害的亲人;那个面色憔悴、穿浅色衣服的妇女,怀抱被鬼子弄死的孙儿,欲哭无泪,悲衷绝望,无限忧伤;身旁光脚的小男孩,恐怖地看着这悲惨的情景,不知所措:画中还刻画了几位腰背佝偻的老人、满目沧桑,惊恐万状:双手柱棍的老人,发疯般地朴向前方,要讨还血债,一个青年男子,被鬼子五花大梆在木桩上……尸体纵横,一片狼籍,这就是日本鬼子犯下的滔天罪行,面对这么悲惨的场面,谁能饶恕日本侵略者的罪行 ? 就连那个头上梆着绷带的日本鬼子也不得不下跪求饶、举手投降、这幅画,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充分说明,不是我们要无冤无故地打倒“日本鬼子”,而是日本侵略者太坏、太残忍了。他们杀人如麻,作恶多端、激起了八路军和广大百姓的无比愤怒,他们是自取灭亡。这幅画告诉中国人民,永远也不能忘记园恨家仇,要自信自强,警钟长鸣,同时,这幅画还警告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抗日战争的事实是铁案如山,罪证累累,永远翻不了的,想复活军国主义,只能是痴心妄想。

    可以讲,这幅画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可以让年轻一代明白历史事实,不忘记过去。只有正确对待历史,以史为鉴才能走向美好的未来。

    艺术对社会生活的反映不是消极的,机械的,而是积极能动的。艺术总要渗透作者对实际生活和历史事件的认识和受增,必须对丰富复杂的生活素材进行选择、提练、取舍,从而表现自己的立场和审美理想。换句话说,复杂的社会生活总是“一分为二”的,既有支流又有主流,既有现象又有本质,对“支流”和“现象”不能忽视,对“本质”和“主流”更不能忽视,一定要透过现象反映本质,透述支流反映主流,歌颂正气和正义,鞭挞假丑恶,增强民族的自信心,灭敌人之威风,长中国人民的志气。

    “七七''事变后,曰军大举侵略华北,妄图亡我国家,灭我种族,杀害我父母兄弟,奸淫我妻子姐妹,烧我庄稼房屋,毁我耕田牲口,抢我财富国宝,尽管他们很凶残疯狂,但在本质上却是历史的逆流,是反动派,是纸老虎,迟早会受到历史的处罚,逃脱不了必然灭亡的命运。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广大人民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高举抗日大旗,'八路军东渡黄河,挺进敌后,创建了太行山抗日根据地,他们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浴血奋战,运用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频繁袭击日军的有生力量,积小胜为大胜,八年之间竞让日伪造成百万伤亡,太行山人民用血肉筑起了铜墙铁壁,捍卫了中华民族的权益和尊严,太行山的军民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是民族的骄傲,最后胜利一定属于英雄的中国人民,这是历史的主流和本质,这幅画就非常突出地表现了这个主题,可以讲《战斗在太行山上》是人民战争的纪念碑,是人民战争的史诗,它热情地呕歌了人民战争深厚的社会根源和群众基础,也充分表现了人民战争必然胜利的历史潮流。

    请看画面:八路军和游击队如火山爆发,似神兵天降,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日军屠杀百姓的现场,画面中央那个高大威武,能征善战的八路军战士,一手抓住日本鬼子,揪起军帽,另一只手夺过刽子手杀害百姓,还在滴血的屠力,一只脚踏着日本鬼子的刀鞘,国恨家仇,涌上心头,他将代表受害百姓和历史严惩鬼子的罪行,他充满了英雄的气概和坚定的信心,他是抗日军民的典型形象,看着这个形象,不由得令人感到痛快、叫好。右下角那个中年妇女,她的孩子被鬼子杀害了,她不是单纯的哭泣或痛不欲生,而是化悲痛为力量,勇敢而大无畏地指认钊子手,好像在说:“就是他”,多么鲜明生动的形象 ! 在作品的中间部分,还描绘了几个八路军战士和民兵,有的正在收激敌人的枪支,有的还在解救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百姓,有的手握钢枪,严正以待,怒不可遏……远处的战士,骑着骏马,奔驰而来,'构图上下起伏,错落变化,人物相互衬托对比,远处硝烟弥漫,火光冲天,人流如潮,洪托出人民游击战的气氛,一个白发老奶奶,亲切地抚摸着战士的脸,好像在说:“你们回来了”,充分表现了军民鱼水深情的关系,许多受害的百姓纷涌而上,要控诉和清算日本鬼子的罪行,面对如此势不可挡的力量,一个鬼子不得不举手投降,下跪认罪,可是,另一个鬼子,他贼心不死,一双手撑着地面,另一双手扶着膝盖,不愿下蹲,那双凶残而又狡猾的眼神,无可奈何地斜视着指认他的妇女,但历史的命运已经掌握在人民的手中,他亡我之心不死,但逃脱不了人民的惩罚,画家对人物复杂心理的刻画多么深刻而又准确 ! 真不愧是“典型环境 " 下的“典型性格”、“典型细节”。

    这幅画既揭露了日本鬼子的滔天罪行,也突出了人民战争的伟大力量和必胜的信念。这幅画向世界人民宣告: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是最善良勤劳的民族,中国人民反对侵略战争,如果军国主义分子胆敢向中国发动侵略战争、中国人民一定会万众一心,同仇敌忾、浴血奋战、誓死保家卫国,将战争贩子葬身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这就是历史的潮流和必然规律。这幅画把“悲惨和胜利 " 、“兽性和人性”,“邪恶和正义''、“哲理和形象 " 、“客观与主观''、“情感和理智”完美地交织在一起,在激烈冲突中中歌颂了真善美,鞭挞了假丑恶,真实而深刻地反映了历史的事实和必然。

    限于篇幅,不一一详加评述。总而言之,整个作品场面宏大、人物众多、情节曲折、冲突激烈、气势宏伟、构思合理、结构严谨、环境真实、对比鲜明、性格典型、主次分明、虚实得当、形象丰富、主题突出、情感真挚、爱憎分明、技巧高超、色调和谐,是一幅思想内容和艺术性完美结合的佳作,是一幅难得的少见的好画。具有永久的宣传教育作用、认识作用、审美作用和艺术价值。

    现在,有些艺术家,借口艺术的“多元化”,利用空前宽松的艺术氛围,大搞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同程度的忽视了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感,抹杀和削弱了社会主义艺术的鲜明特色。有些人,甚至跟在外国反华势力的屁股之后,充当“应声虫 " ,他们大肆鼓吹西方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艺术,甚至参加反华大合唱,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觉得陈承齐这幅油画的可贵。

    艺术不能从属于政治、也不能依附于政治:但又不能脱离政治、那些脱离生活、脱离时代、脱离人民、脱离基层,淡化主题、淡化内容、淡化艺术社会功能的艺术思潮是不足取的。社会主义时代的艺术家一定要贴近时代和人民,反映生活的本质和主流,歌颂真善美,评击假丑恶,创作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鲜明的典型形象,激发人们的爱国主义热情、陶治人们的道德情操,提高人们的素质,推进社会和人类的文明与进步。在这方面,陈承齐同志给我们带了个好头,我们大家应向他学习,学习他弘扬主弦律,创作先进文化的爱国情怀,还要学习他顽强拼搏、刻苦创作、契而不舍的创作精神。

    艺术作品对于国民精神、社会风气、乃至下一代的思想文化素质、道德风尚具有巨大熏陶感染、潜移默化的作用。处在伟大历史变革中的中国人民,需要强大的民族凝聚力和精神推动力。美术工作者的光荣任务和崇高使命就是要把个人的艺术追求和独特风格同民族振兴的历史使命结合起来,尽可能地创作高品位、高质量的艺术精品去唤醒民众、激发社会理想、振奋民族精神、启迪人们的聪明才智,美化和净化人们的生活和心灵。

    可惜,这些年随着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的泛烂和对金钱的崇拜,有些艺术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愈来愈削弱了、淡化了。“无内容''“无追求''“无真善美”的作品反而走红,有些人片面追求“形式趣味 " ,有些作品艰涩难懂,有些作品让人厌恶、令人作呕,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让我们感到陈承齐始终坚持现实主义创作道路的可贵。在社会主义的文艺园地里、不能尽是“小草小花”、“风花雪月'',还需要参天的巨松和艳丽的牡丹。我认为,陈承齐的《战斗在太行山上》这幅巨画,就是一棵顶天立地的大树、是那些“小草小花一无法比拟的。

    这幅画的成功,再一次说明: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和道路,始终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具有永恒性,只要人类还生活在地球上,它永远是进步艺术家主要的创作方法。现实主义具有无比宽广的道路和前途。


作者为: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河北美术家协会理事河北美协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河北省美术理论研究会会长
    河北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学术带头人
    河北东方美术学院客座终身教授
       
无标题文档

本站作品为陈承齐个人作品展示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 冀ICP备09045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