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评论
  无标题文档
 
 
 
 
 
 
 
 
 
 
 
 

    

《进京赶考》,一幅真实深刻的革命历史画

---陈承齐油画艺术的新进展

    7月1日下午,在紀念建党90周年的日子里,我被涌动的人潮,送进了军事博物馆宏伟的大门,分流以后,我得以踏进美术展厅,高大宽阔的厅里,人群显得不那么拥挤,我沿着历史年代欣赏覌看,好像重新经历了一次宏观悲壮的革命历程,最终,我驻足在巨幅油画---《进京赶考》面前,2.5×4.6米的巨大篇幅,先声夺人。画面上,数以百计的送行人群簇拥着五大领袖组成一支队伍,自左上角向右下方俯冲而去,有如一支洪流奔腾而下,形成一个斜长的闪电形构图,势不可挡,给画面带来很大的視觉冲击力。再仔细流览,毛主席等真切的形像被群众亲切的团团围住,“鱼水情深”被形像生动地呈現出来。

    这已是我第三次观赏这幅作品,可能是此时此刻的心情正沉浸于风雨岁月的回顾中,身处在革命节日气息浓厚的氛围里,这张画立刻勾引起我一段难忘的记忆,更引发许多难以名状的感慨。

    那是1947到1949年一段真正 “激情燃烧的岁月”,继伟大的八年抗战之后,三年解放战争艰苦博击终于转入最后大反攻的时刻,到1948年底,原来估计要用五年左右时间打败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任务,现在己经大大提前了。这是中国革命万里长征即将走完第一步而正在迎接新的历史考验的时刻。记得那是平津战役前夕,我们华北大学第三部师生,由于付作义偷袭石家庄,刚刚经历了往返于正定和邢台间的五百里行军不久,又奉命改組为人民解放军北平军管会羙术工作队,连夜向北平进发。于是那公路大道边黑色棉衣的民兵行列,灰色、兰色、黄色制服的干部队伍,头扎白毛巾的支前民工,赶大车推小车,一队队,一行行,断断续续,脚步匆匆,大方向都是向着北平古城。难怪陈毅元帅深有感触地说“战争胜利都是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不記得走了几天几夜,在良乡城“休整待命”,到长辛店“升炉待发”。革命的洪流滚滚向前冲击旧世界的宏伟景象久久畄在记忆里。

    脑海里的一幅幅历史情景,冀南土改访贫问苦,新兵营场上教战士唱歌,翻身农民小青年们红彤彤的脸庞,扯着嗓子唱“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的认真劲儿,正定大佛寺里妇女们席地而坐赶制军被的熱烈场面……对应着眼前画面显现的的氛围,更加鲜活生动起来,一组組、一群群的人物都是似曾相识,他们都围在毛主席身边,或聆听,或沉思,或响往,或期待,送别中有殷切的祝福,惜别中有几分淡谈的忧伤。

    画面正中身躯佝偻柱杖冲向前方的残疾老汉,和画面右下方揹着弟弟的少女,以及由孙女陪同远道赶来的老奶奶,眼光一齐投向主席的方向,把观众的視线首先引向主席而形成画面的中心。

    刚刚开完七届二中全会的毛主席,怀着进京赶考的必胜心态,一面亲切地拍着青年农民的后背,讲述着万里长征第一步的道理,表现了即将夺取最后胜利的信心。主席身后的一排人物,正是典型华北地区农民群像,或扎头巾或戴毡帽,质朴刚强,满怀信心,他们是当年反扫荡、地道战的主力,也是抬担架推小车送军粮的能手。带着大小子,背着小儿子赶来的中年妇女,身姿倾向前方,好奇的、期盼的神情,是农村出现某些事件时常見的景像,真切生动,毫无做作“摆拍”的情形。

    那揹着草筐倾听主席说话的青年,不就是当年在土改中結交的青年贫农朋友吗?他认真地听着,心里充满着对土改后幸福生活的向往。在他上方的那位白发老汉的面孔,又是多么面熟啊!刚毅方正,经历过更多世事沧桑,他神情凝重,内心似乎充滿深切期望,他十分明白前面还会许多艰难困苦,不会是一帆风顺。唐僧取经还要经受九九八十一道魔难!

    当人们的視线向左面移动,就进入了画面的第二个中心,深情热烈送别惜别的动人场面。一位妇女昂头扑向周恩来---敬爱的为人民鞠躬尽粹的周总理。而总理倾身双手真诚地伸向老人,感激的心情流露在整个肢体语言上。这难忘的熟习形像曾多少次出现在邢台地震等灾难时刻,出现在 天安门狂欢之夜的现场。周围的老乡们,脸上露出喜悦欣慰的笑容,像是老友久别重逢,那心里有千言万语要向亲人倾诉,有许多知心的话语要向最信任的人嘱托。

    亲切、温馨、信任、期盼。这种和谐温馨的气氛一直向左上方延伸,经过少奇同志一直弥漫到任弼时和朱总司令深情地搂抱着孩子欢笑的形像而达到最高潮。农村孩子毫不认生的扑在三军统帅总司令肩上,说明这位久经沙场的硬汉有多么慈祥善良的心境。这一切都是通过画面一组組,一个个真实生动的形象体现出来,充满真情实感。这是画家热爱生活、长期积累、切身体验后塑造出来,更是从画家心里自然流淌出来的。

    中直机关行进的队伍被送别的群众护拥着缓慢地向山下走去,人群经过一段黑色山影之后重又出现在一片畅亮的场地,这或许预示着进京考试途中仍会有新的考验?草绿色的吉普车队正在等待出发,这又或许预示着企盼革命道路会一马平川而一路加速飞驰?

    围在这幅巨作面前的观众,有的在寻找辨认五位领袖,有的到画面下侧查看题目作者,有的沉默不语,似乎和我一样陷入回忆遐想之中。画家们都知道,在这种大型展览上,众多作品争奇斗艳,观众能在你的画作面前停留一分钟,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大厅中,这幅作品论体积並非最大,论色彩也並非最显眼,但是却能引得不少观众在它面前贮足停留而沉思。

    我想这首先是因为画面形式结构表达的真实历史氛围与气势抓住了观众的眼球,而艺术概括处理后生动的各色形像更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感染了观众的情绪,更重要的是,由此引发观众对“进京赶考”标题的思考,从而使主题得到深化与昇华,从一次中直机关转移进京的一般事件,上升到中国革命一次重大转折的伟大历史意义。更由于标题选用毛主席曾诙谐的自称是“进京赶考”的原话,不但生动点出了主题,而且大大丰富深化了这一主题的沉重内涵和历史沧桑感。这就不能不使人感慨反思上世紀50年代末到“文化大革命”那一段沉痛灾难的历史,那段辜負了老区人民嘱托期待的历史。从而得出必须以史为鉴深刻反省其中的教训,而决不能文过饰非采取自欺欺人的态度。

    鲜明深刻的主题开掘,真实感人的形像刻划塑造,是这幅作品成功的两大因素,而更加本质的是作者出自内心的对人民,对党的真诚热爱。诗人闻一多在评论唐代诗人卢照邻和骆宾王的时侯說:“仅仅篇幅大,没有什么,要紧的是背面有厚积的力量撑持着。这力量,前人谓之‘气势’,其实就是感情。”画太行的山山水水,画太行的人民革命斗争,完全是发自作者内心的真诚需要,即使是一些任务,他也不是当作一个“活儿”来对待。因为,“他们的灵感的来源既不真,他们的作品当然是空洞的、软弱的、没有红血轮的。”(闻一多语)太行的老老少少都活在他心里,熟悉亲密到呼之欲出的地步,那怕是画面中不甚重要位置的一組人物,他也能表現得信手拈来,生动自然恰到好处。画面右上方一个战士走出队列,蹲下身子双手扶着一个孩子的肩膀,似乎是临别前的叮咛,一个小小情节,通过肢体语言,形像地表现了人民和子弟兵的亲密鱼水关係。

    作者是怀着真诚热爱崇敬革命事业的心态,以一种现代的历史的眼光使这幅作品的主题得到深入的发掘 ;以一种质朴、浑厚的格调,不浮誇、不修饰、踏踏实实,表現了纯真方正、平实的美;以一种更趋向于中国写意表现风格的筆意,重内在精神、神态气质的表現,不求表面细节描摹的精到华丽,努力使形体塑造与写意表现结合、使油画语言更加个性化本土化。这些变化,反映了作者艺术思维中出现了新的因素。反映了艺术理念向现代思維、向东方审美情趣的回归,意义重大,十分值得珍惜、总结、发扬。  

    多年前,作为中国第四代有成就的画家,陈承齐和他的同学们在北京举办联展,我曾有一篇文字说:

    “85新潮以来,人们大多忙于检拾潮水带来的各种新鲜玩意,饥不择食,而其实並没有静下心来对其进行理智的选择,更没有真正对西方现代艺术在形式语言方面的創造作认真的研究学习。研修班的学员,或许是曾经风雨且年纪稍长,他们似乎更清醒沉着一些而珍惜自我,使对西方現代艺术的借鉴学习始终围绕自己的艺术思路、自己生存其中的现实生活。一步步踏实地从观念上、形式上、语言上营养着自己的艺术。

    第四代画家们沉重的历史经历己经渐行渐远,但他们却没有陷入集体失忆的境况,他们的艺术仍然散发着较为深厚的人文关怀。陈承齐长期坚持現实主义艺术道路,他以类似照相现实主义手法创作了大量作品,从历史画《征途》《不能忘记》《鬼子来了》到表現农村新生活的《庄户人》《太阳翻过山岗》等等,表现了一个画家对艺术的真诚,对家乡对祖国的热恋之情。

    我祝愿,作为笫四代画家,作为当年覚醒的一代,冲破封闭僵化闸门的闯將,能成为今日清醒的一代,不媚俗而降格以求,不轻狂而忘乎所以,引领更下一代青年画家在市场大潮的风浪中,既借其巨大冲力、推动力发展自己,又能抵制物质诱惑,在发展中自律自控完善自我冲上新高度。我相信,闯关寻路,继往开来,构建油画艺术中国学派而並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理想,一定会在一代代画家的奋斗中实現。”

    时间飞逝,陈承齐没有在可观的成就面前自我陶醉,虚度年华;也没有被金钱物慾左右探索的行程。他的艺术又有新的变化和可喜的进展,我希望这幅作品能成为他艺术求索之路的新起点。

    一头浓发,黢黑的脸庞衫出一双明彻光亮的眼睛,英俊潇洒,透着憨厚热情与智慧。我相信他一定会更上一层楼,像登上太行山险峻的山峰一样,攀上更高的艺术之峰。

闻立鹏  2011.8.1

 

       
无标题文档

本站作品为陈承齐个人作品展示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 冀ICP备09045765号